本文作者:Kevin

lag有lag的好處

侯文詠的危險心靈 是在2003年出版的
我卻一直是到2007年才有機會拜讀
不過,裡面的內容 除了數據機吱吱叫的聲音現在比較少聽到了之外
四年過去了,一切還是這樣的一真見血呢!

翻開危險心靈的第一頁開始
看到的不只是一本小說

在眼前的是一個縮影 一個我們所身處之社會的縮影

故事從一個名叫謝政傑的國中生開始
以他的角度描繪這個世界
作者賦予了小傑深刻的思考能力 書中充斥著小傑的自言自語/思維過程
(這樣的"思考" 似乎是現代人所缺乏的)
小傑的"思考" 使他與老師之間發生了衝突,而這樣的衝突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
在故事的中後期 甚至刺激了文化反思.撼動了整個社會

不過這一切仍以謝政傑為中心,只是作者透過謝政傑 抒發了許多想法

危險心靈的野心很大
乍看之下,似乎是探討教育/教改問題的一本小說
但作者的野心不僅止於此

他以一種鉅視的角度跨越傳播/政治/教育等領域
去解析我們所處的社會

原來教育體系只不過是社會系統下的一個次系統罷了
這樣類似社會學的結構觀告訴我們

教育體系有問題沒錯 但這樣的問題卻非教育本身能解
要解決這樣的問題 非得從整個社會文化結構下手不可

在危險心靈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控訴/母題:社會的"規訓"力量

社會結構對每個人來說 都是先存在的
換句話說
我們被生下來後,就已經在一個有機體的社會裡了
"它"有自己的規則.道理.生存模式
何謂長大?
長大不過就是使人能夠"塞進" 這個現存的社會生存法則罷了

這樣的結構觀,也出現在侯文詠的另一個作品 白色巨塔
套一句由達叔所主演的外科主任-唐國泰的台詞

"這是規則,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他的錯"

這句話在在地表現出 身處在巨大社會結構力量之下
渺小的個人除了"被規訓" 又能怎麼樣呢?

只是在這樣長大的過程中,我們都忘記了
原來我們不是一顆顆的螺絲,比起螺絲,我們還有人性
長大使我們成為一個可以在社會生存的適者
但我們卻越來越不像人了 也離快樂越來越遠

危險心靈是本好書
這樣講起來雖然有點菁英論的味道
但在我們這個深受西方個人主義薰陶的東方文化中
習慣人定勝天.個人擁有無限可能的浪漫思考後
謝政傑的故事帶來的 不只是閱讀的樂趣
更是一種反思
看似平淡的想法或是思維過程,其實蘊含了許多學理
譬如
學者阿圖塞的意識形態理論 布廸厄的看法
閱聽人商品論 議題設定理論 群眾態度等等

原來除了資本主義.效率.自由平等.分明的制度.精細的分工.不斷求新求進步之外
還有很多理解世界的方式可以信仰 我們所一直相信的都未必是好的

(有興趣者可多涉獵 "意識形態" 相關論述)

另一方面,作者鉅視的野心的確帶給我們一個新的社會觀點
但是也由於處理的問題太過於複雜,牽扯到深層文化
因此危險心靈只提出.分析問題 並未能提供解藥(也沒有人能)
就好像書末自殺的同學一樣(不是小傑,請放心)
似乎我們面對無解的問題,容易變得越來越悲觀

我想這倒是不必要的,謝政傑才國中
他和我們的未來 都還是充滿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caidea 的頭像
lucaidea

:: 路卡的新鮮事 ::

luca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rbookclub
  • 謝謝你發的好文,讓我又上了一課,也讓我的Blog更為豐富